Navigation menu

紫砂文化

紫砂壶刻我

 文/姚夏雨

古代经学有两种境界,一种是“我注六经”,侧重于训诂考证、章句解疏,以汉学为表代;另一种是“六经注我”,侧重于义理阐发,借古人经典寄托自己的观点,以宋学为代表。这是古代思想领域对待经典的不同方法,两者各具功能,各有建树,不应该有高下之别。艺术的目的,在于借助某一种具体的形式,来获得一种体验,抒发作者的情感和理想,陶刻亦如此。
宜兴古称阳羡,山清水秀,人杰地灵,水土宜陶,砂壶宜茶。北宋苏东坡择居宜兴时曾有“松风竹炉,提壶相呼”的佳句,自古亦有“人间珠玉安足取,岂如阳羡溪头一丸土”之说,可见紫砂壶之弥足珍贵也。精品紫砂壶之珍贵,除了陶艺师们精湛高超的技艺外,更少不了文人墨客的书画点缀,画龙点睛之笔,使得紫砂壶更加弥足珍贵,正可谓“壶以字贵,字随壶传”。
我喜茶,好壶,感觉没有紫砂壶就喝不出好茶的味道。时间久了,对紫砂壶又考究起来,自认为学了几年书画有一点基础,于是跟朋友学习陶刻。
刻字要在紫砂壶生坯上刻,也就是指在烧制之前的紫砂壶上刻。刻之前先把文字内容、章法布局考虑好,做到胸有成竹,才能落墨。所以一定要掌握书法的技巧,惟恐写得不好,破坏壶的美感,让人遗憾。小小的壶握在左手上,任右手的刻刀在上面驰骋,忽然想起“玉不琢,不成器”的话来,紫砂壶亦如此吧。刻刀是常见的尖刀双面刃,执刀竖握如执毛笔,刀尖依字形笔画线条刻,一个笔画基本两刀完成,这是所谓的双刀法,线条效果为工整严谨一路。再有一种是使用平口双面刃刀,平刃刀刻得浅,刻刀近乎平握,横竖平直笔画线条可直接冲刻,一个笔画一刀完成,称之为单刀法,弯笔处可利用刀角侧切,依字形结构两个刀角可以转换使用。
刻字的位置大多在壶身等主体部位,随壶形而定,我刻壶采用双刀法,线条的两侧边缘像刀刃一样光滑,这样的线条清晰,干净利落,流畅而有动感,游刃于心,虽没有单刀法的高古朴拙,但能表现出行书的笔意,颇具观赏效果。书法练得多了,自然也了解刻壶和书法的异曲同工之妙处,在速度上要有节奏感,十疾五缓则整体气韵生动。
在壶上刻字,内容大多与茶文化有关,也常见有唐诗宋词,再配上梅兰竹菊、山水之类的山水小品,品茗之余,观望壶上的字画,既源于生活,又朴素真实,既显古韵博雅,有包含丰富的图画意味,更觉得“壶中乾坤大,茶里日月长”,故时有物外之趣。紫砂壶的传承已近千年,它与文人书画的结合天人合一,往往在引杯就唇之际,有超然于物外的心境。
闲暇之时,手握一把紫砂壶生坯,在柔和的镁光灯下,精雕、细凿,潋滟的光华,古朴中尽显高雅,迷幻之中,如同进入梦境,我突然觉得此时我正开启了一段旧梦,那旧梦里的故事似乎要与紫砂壶连在一起,在那块阳羡的故土上,与我邂逅……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
二维码